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东京奥运前景4大可能性解析:怎么选择都太难了!
首页> 国际频道> 国际要闻 > 正文

东京奥运前景4大可能性解析:怎么选择都太难了!

来源:中国新闻网2020-03-24 13:2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当地时间23日下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目前全球的情况不适合举办奥运会”。(图片来源:日本朝日电视台视频截图)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3月24日电(张一凡) 在新冠肺炎疫情对全世界的持续影响下,本该在今夏开幕的东京奥运会,前景已经被打上了巨大问号。面临着严峻压力的东京奥运最终将走向何方?是否延期已成为大概率事件?奥运战火又将在何时点燃?无论作出何种选择,都将面临着近乎残酷的艰难取舍。

  23日上午,曾一再坚持如期举办奥运会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终于“松口”,表示东京奥运会如果不能以完整的形式举办,那将不得不考虑延期。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明确表示,不会取消东京奥运,但“延迟举行是一种选项”。

  在安倍表态“目前全球的情况不适合举办奥运会”的大环境下,某种程度来讲,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东京奥运将大概率成为和平年代中,唯一一届不能按时举办的奥运会。当然,目前距离7月的开幕时间还有4个月,距离最终做出决定也还有4周之久,会发生什么尚不得而知。

  东京奥运会的未来,仍有着很多可能。

  北京时间23日,加拿大奥组委在网站宣布,将不会参加2020年夏天举办的东京奥运会。

  可能性1:勉为其难,如期举办?

  如果外部环境于短期内峰回路转,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东京奥运能够按时开幕也是一种存在的假设。在某种程度上,来自206个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和代表团的11000名运动员的奥运梦,或许是支撑东京奥运能够如期举办的理由之一。当然,支撑这个理由的可能还有日方前期的巨额投入和日本民众的热切期待。

  不过这种可能性或许有些过于理想化了。在疫情影响下,全世界绝大部分赛事已经暂停,其中包括众多项目的奥运预选赛。目前,东京奥运会43%的参赛资格还没有最终敲定。如果奥运如期举办的话,待疫情平稳后留给预选赛的时间已所剩无几。

  另外,如果在疫情得到控制、体育赛事被开绿灯的情况下,欧洲足球等职业赛事也会迅速重燃战火。它们会不会与奥运会赛程发生冲突、对冲影响力,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以巨星姆巴佩为例,他此前曾经承诺代表法国队参加东京奥运,但如果欧洲足坛重新开战,在争夺冠军的重要关头,已经晋级欧冠八强的法甲劲旅会不会放人?

  澳大利亚奥委会表示,当前情况下难以集结代表团参赛。

  更令人头痛的是,已有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挪威等多国奥委会公开表态,拒绝按期参赛或希望奥运延期。如果奥林匹克大家庭无法团聚,众多高水平运动员无法参赛,那么这对于四年一届的盛会来说,并不是圆满的结局。

  可能性2:推迟至秋季?

  23日晚间,有日本媒体爆料称,日本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日本政府基本决定将于近期通知国际奥委会,若其做出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延期举行的决定,日方将予以同意。

  虽然日本方面看似已经做出让步,但一些国家似乎并不买账。正如上文所说,北京时间23日,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奥委会就在第一时间表态,希望将奥运会延期至2021,他们愿意帮助处理重新安排赛事日程所带来的所有复杂问题。加拿大奥委会甚至明确表示,2020年办奥运的话他们是不会派队参加的。

  这也给东京奥运会延期至秋天提出了挑战。但如果国际应对疫情举措有力,也并不能完全排除较短时间内控制住局势的可能性,至少延期至秋季的窗口并没有完全关闭。相比于原定7月24日的开幕日期,如果改期到9、10月间,除了留给预选赛的时间会相对充裕外,日本秋季的环境也比较舒适,适合举办体育赛事。

  但决定性的一票恐怕并不在于国际奥委会或日本方面。巴赫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际奥委会自2月中旬以来一直与世卫组织保持着不断的联系,并将遵循世卫组织建议。另外一项并不乐观的数据则是,截至北京时间24日5时10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7万,死亡超1.6万人,病毒传播速度正在加快。

  即使确定了参赛的资格,出于安全等多方面的考虑,一些团队和选手也存在着拒绝前往东京的可能。如果坚持选择在秋季举办,也许奥运将不得不面临先“缩水”、后“掺水”的尴尬局面,这也并不符合日方“以完整的形式举办奥运”的初衷。

  可能性3:东奥变“冬”奥?

  如果国际疫情能够在秋季或秋季之前得到控制的话,也存在着将东京奥运会延期至年末甚至来年年初的可能。如果这一假设发生,这将是历史上第一届在冬季举办的“夏奥会”。

  然而拗口的不只是一个称呼,寒冷的冬季本就是竞技体育大面积偃旗息鼓的季节。很多只适合在夏季比赛的项目,放在冬季并不合适。如果真的在隆冬举办奥运会的话,包括公开水域游泳、铁人三项等项目,冬季的水温是否会对参赛选手的健康产生威胁?

  更何况,寒冷的天气本就不太适合高水平运动员发挥出世界级水平,低温对于运动员的竞技状态存在着客观的影响。在低温之下,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们能否为观众奉献出最完美的体育盛宴,也是一个潜在的问题。如果不能呈现奥运会的最佳面貌,推迟的意义多少也会打折扣。

  另外一个要引起注意的是,冬季本就是流感容易大面积爆发的时节。那时如果已经偃旗息鼓的新冠病毒卷土重来,在奥运会这个五洲四海大流通、全世界参与的大聚会上,是否能绝对地保证安全,这将给东京奥运会的主办方和日本的公共卫生部门提出严峻考验。

  可能性4:推迟至一年之后?

  除了上述3种可能性之外,国际奥委会以及东京奥组委还有一种相对安全的办法,就是将东京奥运会推迟到明年,也就是在2021年春天或之后举办。这样既有相对充足的时间应对疫情、调整赛程,也能打消部分国家奥委会和选手的顾虑,筹办事宜也有更多时间进行闪转腾挪。

  但如此调整同样也有弊端。众所周知,奥运四年为一个周期。各代表团的备战工作也是按照这个周期有序进行。倘若突然打破固有规律,或许对运动员此前四年的努力造成影响,毕竟高水平运动员竞技状态的调动是一门深奥的科学,每一年的每一个阶段都有其目标和任务。

  国际田联在其网站发布声明,在其他时间与国际奥委会合作。

  过去两年中,有一些运动员都已经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其中不乏接近职业生涯迟暮的老将。由于疫情原因,他们训练情况未定。若奥运会推迟长达一年,这些老将的竞技状态能否保证不得而知,对于他们而言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当然,面临突如其来的变故,更改奥运会的时间,本就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需要“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艰难抉择。

  不仅如此,东京奥运推迟一年同样会对下一个奥运周期产生未知的影响,对于只有3年备战时间的2024巴黎奥运会,运动员是否能适应?作为连锁反应,巴黎奥运会时间是否会继续作出推迟?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世界锦标赛是否也会同步进行调整?这其中涉及的竞技问题和利益问题事关方方面面,都需要严谨而专业的计算与考评。

  更何况2022年是既定的体育大年,北京冬奥会、足球世界杯,以及杭州亚运会等将同年举办。如果2021年密集地挤进足球欧洲杯、美洲杯和东京奥运会,以及前景未定的2021中国世俱杯,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举办多项世界级大型赛事,国际奥委会、国际足联以及其他国际单项体育组织能否合理地协调其中的工作,赞助商与观众是否会审美疲劳,这些因素需要进一步的观察。(完)

[ 责编:袁晴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武汉“解封”后开往湖北省内的首趟列车始发

  • 武汉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正式解除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这是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后武汉市开往湖北省内的首趟始发列车。这是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后武汉市开往湖北省内的首趟始发列车。这是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后武汉市开往湖北省内的首趟始发列车。
2020-04-08 08:57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
2020-04-08 08:38
这是4月2日无人机拍摄的准备驶入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的“凯歌”号油船。详细>>>  这是4月2日无人机拍摄的到达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的“凯歌”号油船。4月6日,在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工人在“凯歌”号油船上进行低硫燃料油卸载作业(无人机拍摄)。
2020-04-08 08:58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邓浩/摄)  武汉长江大桥“飞架南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邓浩/摄)  远处的鹦鹉洲长江大桥灯火通明。
2020-04-08 07:30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
2020-04-08 06:58
4月7日晚,从长沙来武汉探亲后一直滞留在武汉的旅客刘先生在武昌火车站进站时向工作人员出示健康码,准备乘坐K81次列车离开武汉。4月8日零时50分,从西安驶往广州的K81次列车从武昌火车站开出,这是武汉“解封”后经停载客开出的首趟旅客列车。
2020-04-08 06:57
4月8日凌晨,K81次列车到达长沙火车站,两名从武汉来的乘客(前左一、前左二)下车后走在站台上。
2020-04-08 06:55
4月7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人们戴口罩出行。塞内加尔卫生和社会行动部长阿卜杜拉耶·迪乌夫·萨尔7日在每日新冠疫情通报会上表示,过去24小时内塞内加尔新增治愈病例13例,治愈病例总数已经达到105例。
2020-04-08 06:55
4月8日凌晨,在武汉北高速收费站,工作人员移除围栏。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
2020-04-08 03:07
4月7日,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乘坐的国航包机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受到水门礼迎接。当日,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157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后平安抵京。当日,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157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后平安抵京。
2020-04-08 03:05
4月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工作人员在社区消毒。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乌兹别克斯坦防疫人员在首都塔什干开展消杀作业。4月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防疫人员向街道喷洒消毒液。
2020-04-08 03:04
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全市景观照明开启(无人机拍摄)。
2020-04-08 03:03
4月7日,武汉光谷环岛开启灯光秀(无人机照片)。当日,随着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进入倒计时,全市开启了城市景观照明,夜色中的武汉美不胜收。当日,随着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进入倒计时,全市开启了城市景观照明,夜色中的武汉美不胜收。
2020-04-07 23:46
4月7日,在英国伦敦,代表约翰逊处理有关事务的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左一)离开唐宁街。英国首相府发言人说,约翰逊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前已安排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代表他处理有关事务。
2020-04-07 22:52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
2020-04-07 22:47
这是4月7日在青岛大珠山拍摄的杜鹃花(无人机照片)。近日,山东省青岛市大珠山风景区的杜鹃花陆续进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绵延数里,蔚为壮观。近日,山东省青岛市大珠山风景区的杜鹃花陆续进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绵延数里,蔚为壮观。
2020-04-07 22:34
4月6日,在日本东京,行人戴口罩从樱花树下经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7日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宣布东京、大阪、埼玉、千叶、神奈川、兵库和福冈7个都道府县进入紧急状态,有效期限至5月6日。
2020-04-07 22:34
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
2020-04-07 22:06
加载更多